男子做胸腔手术后右肾失踪 医生:萎缩

来源:新华网
2016-05-05 18:56:15

男子做胸腔手术后右肾失踪 医生:萎缩

  刘永伟站在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门口,显得很无奈。

  寻肾:奔波万里仍无结果

  “胡波医生不给我一个回答,从2 月份到现在,我都是带伤去找真相的。”刘永伟说,太难了,他的行程加起来都超过一万里了。

  刘永伟找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患沟通办公室,工作人员让他找当地法院。

  刘永伟找到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法院说这属于刑事案件,让他去当地派出所报案。刘永伟拿着法院开的条子来到了当地派出所。

  “派出所的警察说,如果丢手机什么的,他们可以管。可肾丢失了,这事情他们从没有遇到过,他们没法管。他们又给我开了一个条子,让我找当地的12345。”刘永伟找到“12345”投诉,又被推到“12348”,“12348”又把他引到徐州医患调解中心办公室。

  刘永伟说:“医患调解中心了解情况立案之后,至今他们只告诉我,胡波在手术中把肾脏拿出来,看是好的,又放回去了。至于肾脏怎么消失的,他们都说‘不知道’。”

  一个肾脏离奇失踪,刘永伟带着创伤奔波万里,却依然没有人告诉他答案,这是为什么呢?

  记者陪同寻肾,荒诞一再上演

  丢了一个肾,这不是小事,这么多部门真的都对此“无能为力”吗?

  2016 年4 月21 日,记者陪同刘永伟赶赴江苏徐州,试图寻找真相。没想到一天下来,各方的态度让刘永伟更加沮丧。

  派出所:等你有纠纷再报警

  4 月21 日中午12 时许,记者来到了徐州市,当日天气很热,刘永伟刚出了火车站就歪坐在地上。

  “很抱歉啊,我现在不能多走路,走路一多,伤口就疼。”刘永伟说。歇了一会儿,刘永伟和记者一起坐出租车赶到了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辖区的王陵派出所,一下车他就趴在水泥墩上。“出租车刚刚颠了三下,我觉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刘永伟说,“但愿这次去派出所能有点用。要不然再来几次,我估计都见不到真相出来的那一天了。”

  走进派出所,接警的民警让记录员记下刘永伟的信息后说,这事情复杂,如果是真的,“就叫破坏人体器官罪,关键这要取证。”这位民警表示,下午两点半上班,他会带着记者一行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调查。

  好不容易等到上班时间,民警再次出现。“我跟领导汇报了。”民警告诉刘永伟,“现在跟着你去(医院)不合适,这叫公事变私事了。”他建议刘永伟,可以先到该医院的医患沟通办公室,到时如果有纠纷再报警,他们再出警。实在不行,“哪怕你跑到院长办公室门口坐着。”

  按照上述警官的“暗示”,刘永伟和记者来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患沟通办公室,由于无法和办公室接待者沟通,刘永伟拨打了110。可等了近20 分钟,仍然没有警察出现。

  “医院和派出所也就隔着一个拐弯的位置,他们怎么不来呢?”刘永伟再次拨打110,依然没有警察出现。

  医院:以后你不要来找我

  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患沟通办公室,一名负责人接待了刘永伟和记者,他拒绝了刘永伟想见主治医生胡波的要求,该负责人代表院方通报他们对于肾失踪事件的调查。

  “我们已经了解到,你是车祸受伤先住进当地医院,后来又转到了我们二院(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来的。”该负责人说:“住院期间肾没有了,这是天大的事情。”

  刘永伟:“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右肾怎么没的?我做的是胸腔手术,不是肾脏摘除手术,我的右肾怎么会没有的?我只想知道一个真相。”

  负责人:“从手术记录上看,你的右肾在手术之前显示是挫伤的,医生拿了这个破损的肾去也没有用吧?”

  刘永伟:“如果说我的肾是挫伤的,那就要摘除啊,胡波医生怎么又会放回腹腔里面去了?”

  负责人:“当时胡波医生拿出肾来,发现肾从外表上看,都是好的,所以又放回腹腔里面,用机器压回去了。”

  这位负责人还强调,胡波是胸心外科的医生,并非泌尿外科专家。

  那么右肾为何会离奇消失呢? 这位负责人回答:“我们找到胡波医生,他猜测当时放回去的肾脏没有安置好,就萎缩不见了。”

  记者追问:“他(刘永伟)出院之后就到山东省立医院,一天时间内就检查出右肾没了。右肾会在一天之内萎缩不见吗?”

  这位负责人回答:“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胡波,肾会‘瞬间萎缩’吗?他也回答不上来。”

  该负责人强调,刘永伟的右肾“蒸发”,在医院看来是个“谜”,他建议刘永伟继续到派出所报案。

  “希望你们能找派出所。”该负责人说,“我希望以后你不要来找我。”

  面对派出所民警没有出警的情况,该负责人透露,刘永伟的事情,徐州市政府部门已经介入。“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办公室已经立案了,既然政府接过了这个案子,你们就去找政府吧。要不然就去找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