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欧关系濒临“分水岭”

作者:蒋华栋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2016-06-23 07:05:00

英欧关系濒临“分水岭”

蒋华栋

英国首相卡梅伦曾经承诺,“所有英国人将得到一个对是否应该继续留在欧盟内部表达态度的机会”。今天这个机会摆在英国选民面前,他们将直面“英国应该继续留在欧盟还是退出欧盟”的考验。预计此次公投结果将最终决定英国与欧盟这一若即若离关系的未来走向。

英欧关系走到如此境地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自欧洲一体化兴起之日起,英国长期单方面偏好于经济一体化进程,并不热衷于政治一体化。撒切尔夫人更是将“欧洲合众国”的设想称为噩梦。英国通过公投决定与欧盟的未来关系走向并非没有先例。在1975年英国加入欧共体仅两年后,工党威尔逊政府兑现了竞选纲领中对英国加入欧共体重开谈判的承诺,举行了公投。虽然当时的英国国内民众选择留在欧共体内,但这一结果并未消除英国国内的疑欧声音。

2009年的欧债危机再次改写了英欧关系的内部和外部环境。欧债危机爆发后,欧元区意识到没有统一财政政策的单一货币体系存在严重风险和漏洞。欧元区主导国家开始致力于强化财政政策的一体化,甚至期望进一步统一社会政策。这一系列举动挑战了英国国内疑欧派的底线。英国不仅不希望进一步向欧盟让渡主权,同时对欧盟倾联盟之力救助欧元区重债国的做法表示不满。在随后的救助过程中,英国不仅没有参加“欧洲金融稳定工具”和稳定机制,反而对欧盟未来发展目标的担忧愈发加重,否决了2011年底欧盟峰会上法德提出的修约要求。

在这一背景下,卡梅伦自保守党与自民党联合政府时期就开始向欧盟喊话,公开表示英国对欧盟的不满。2015年英国大选,卡梅伦为平息党内右翼势力对欧不满情绪,避免主张“退欧”的英国独立党进一步蚕食保守党票仓,宣布将在当选后举行公投。

当前,公投结果尚未揭晓,但是此次“一代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投票,给英国国内政治和欧洲政治带来的冲击已经展现出来。此次公投,将原有英国国内的“疑欧派”演变为更加激进的“退欧派”。留与退两者之间的对抗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分裂。日前,主张留欧的议员考克斯在宣传主张时突然遇刺身亡,不幸成为英国1990年以来首例被“袭击致死”的国会议员。凶手行凶前高呼的“英国优先”右翼言论从一个侧面展现了英国社会各阶层因“英欧关系”而分裂的无奈写照。

就欧盟而言,此次公投无论是何种结果,欧盟内部一体化动力都会发生实质性变化。此前,欧盟条约承认不同成员国对于一体化进程路径和速度的分歧,但是要求各成员国对一体化的单一方向给予认可。如果未来英国“退欧”,欧盟将首次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与英国展开为期两年的协商。如果英国留在欧盟内部,则英国与欧盟达成的“特殊地位”协议继续有效,允许英国不再接受“承诺建立更紧密的联盟”这一《欧洲联盟条约》核心内容。这事实上已经将条约从此前“双速单向”发展模式转变为“双向”发展模式。

目前,令欧盟其他国家领导人担忧的不仅仅是英国公投最终结果,还有其产生的示范效应。欧元区长期的脆弱复苏和高失业率造成了欧盟内部右翼思潮兴起,要求退出欧盟的政党层出不穷。法国的国民阵线、丹麦的人民党、荷兰的自由党等政党都在不同场合表达了期望通过类似模式谋求退出欧盟的意图。意大利财长帕多安的一席话凸显了欧盟其他国家的担忧。帕多安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明确表示,英国的做法已在欧洲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反欧盟政党正在日益崛起。其他一些国家可能也会举行公投,决定是否要脱离欧盟。届时,欧洲的政治版图将发生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