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最大寺庙住持涉嫌洗钱:何以“以身试法”?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6-06-24 10:51:00

参考消息网6月23日报道 近期,泰国寺庙可谓迎来多事之秋,北碧府“老虎庙”事件刚刚平息不久,又一大寺庙陷入“暴风眼”中。6月16日,一场猫捉老鼠的大戏在泰国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法身寺上演:凭借前晚刚刚获得的刑事法庭颁发的搜捕令,泰国特别案件调查厅的警员们得以第一次进入位于巴吞他尼府的法身寺,搜捕该寺庙头号人物——涉嫌洗钱的住持法胜法师。

16日早6时,国家警察总署的副警察总长斯利瓦腊抵达当地警局亲自指挥,并出动了600多名警员、10多辆警车和两辆救护车。拥有15个大门的法身寺有多个门被大型挖土机堵住,调查厅警员们上午9时仅得以进入7号门。

面对警方搜捕令,僧人代表表示配合行动,然而,警方却遭遇如同“白色海洋”般的人墙——两万多名信众身着白衣在寺内席地静坐,阻挡住警方向前推进的脚步。不少人手持标语牌,上书“法胜法师无辜”“法胜法师是神的化身”“希望调查厅公正以待”等等。

双方对峙僵持了4个多小时,16日下午1点半左右,调查厅不得不宣布暂停搜捕。17日,调查厅表示将再次申请搜捕令,而泰国移民局18日宣布,已将法胜法师列入出境黑名单,甚至连总理巴育都出来放话,呼吁法胜法师自首。

那么,法身寺究竟是何方神圣,泰国警方又为何如此这般投鼠忌器呢?

调查厅多管齐下难如愿

有关法胜法师洗钱的传闻可以追溯到17年前。1999年,法身寺弟子向泰国的高僧委员会举报法胜法师洗钱。到2006年,法胜法师交出了从寺庙善款中挪用的钱款及他名下的一些土地,据估计总价值为3500万泰铢(100泰铢约合18.68元人民币)。高僧委员会认为,法胜法师没有违反僧团法,既已交还款项,则不对其实施任何处罚。

2015年,特别案件调查厅在调查一起信用合作社款项被侵吞案件的时候,拔出萝卜带起泥。调查发现,空盏信用合作社主席苏帕猜·西苏帕阿松于2013年私自挪用合作社约110亿泰铢,并将其中近9亿泰铢捐赠法胜法师及法身寺。苏帕猜被逮捕后,于2016年3月承认侵吞相关款项,被判刑16年。该案件涉及的至少5名犯罪嫌疑人,有3人已认罪。

2016年3月29日,特别案件调查厅向法胜法师发出传唤令,以其涉嫌蓄谋洗钱、洗钱、收受赃款为由,传唤他配合调查。但法身寺屡次以现年72岁的法胜法师身患重病、难以行走等理由,拒绝前往法庭应诉。

法胜法师也否认了特别案件调查厅的相关指控,称并未参与洗钱,从苏帕猜处收到的捐助均用于寺庙日常开支,且此前该寺僧侣已集资把钱还给空盏信用合作社。调查厅则表示,即使已将钱归还,法胜法师涉嫌违反刑法的行为已然存在,因此案件必须彻查。

5月17日,刑事法庭应调查厅申请,发出针对法胜法师的逮捕令。然而,一纸逮捕令还难以让调查厅如愿以偿。进入5月以来,法身寺经常举办少则千人多则万人的法会,法身寺在美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分支机构的信徒也在当地标志性建筑前高举标语游行,表达对法胜法师的支持。更令警方头疼的是,法身寺占地达400万平方米,警方尚无法锁定法胜法师究竟身在何处。

为此,调查厅不得不多管齐下。一方面要求传唤为法胜法师开出重病诊断书的医生,并通过医疗委员会提出将派遣中立医生前去为法胜法师体检,但这些均遭法身寺拒绝。特案厅也致函泰国代理僧王进行说明,希望寻求支持。6月,调查厅、法身寺的代表和律师颂萨,以及居间调停的巴吞他尼府僧团的负责人,接连举行了数轮谈判,调查厅希望说服法胜法师投案,颂萨则提出如果法胜法师答应出庭则可当庭获得保释。但是谈判在6月14日宣告破裂。

于是,在次日晚间,刑事法庭发出针对法胜法师的搜捕令,于是有了开始的那一幕“大戏”。

法身寺根深叶茂影响大

如今从神坛跌落的法身寺一度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这座有40多年历史的寺庙,如同参天大树般深深扎根在泰国,不仅在泰国佛教史上创造了不少第一和唯一,且盘根错节枝叶繁茂,信众和影响力蔓延到全世界。

法身寺的官方宣传物上赫然写道:“法身寺建于1970年2月,创立时,仅有3200泰铢善款。法胜法师和詹孔诺雍老奶奶带领众弟子共同艰辛努力,最终将一片荒野稻田建设成如今绿树成荫、庄严神圣、场地建设以节约为准则的佛教圣地。”

6月初,本报记者曾探访过法身寺,见识了其面积之大、公关能力之强、号召力之广。法身寺内有大广场、禅堂、僧人学校、住宿区等设施,居间通勤甚至需要借助车辆。法身寺的经典建筑之一——大法身舍利塔广场——旷阔无边,东西南北四方的避雷塔高耸入云,中央的圆顶舍利塔由100座金灿灿的佛像构成,与其道之法相庄严,不如说它富丽堂皇。

法身寺还有为数众多的禅堂,有些甚至一边使用一边扩建。据寺内信众向记者介绍,这里每天大约聚集有1万到1.5万名僧人和信众,还有3000多名志愿者在此工作。

5月底以来,面对蜂拥而来的各国记者,法身寺的媒体工作更显机锋:僧人发言人有节奏地不定期召开发布会;数千名各地聚集而来的信众身着白衣携带标语牌、本寺庙和从其他府赶来的高僧们轮番上台演讲、用富有说服力的言辞与信众互动应和,时不时唱颂口号表达对法身寺住持的支持。

据泰媒报道称,法身寺背后有不少智囊人物。比如住持助理玛哈宋猜,毕业于朱拉隆功大学的医学院,又在东京大学获得佛教硕士学位。此人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被称为法身寺的铁腕人物,在寺庙事务上有举足轻重的发言权。据泰媒称他以前也曾被指控与信用社勾结洗钱,甚至曾被发出逮捕令,但一直没有执行。再如副住持帕蒂特,此人是法身寺一系列大型活动的策划者且深谙公关之道,实际主管法身寺的对外宣传。

据介绍,法身寺曾主办全国10万人短期出家活动,成为泰国有史以来人次最多的短期出家活动。自2012年泰国水灾后开办起,一年一次的法身寺为灾民祈福的“法胜头陀行”也已四次创下并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该寺大概还是泰国唯一拥有自己独立频道的寺庙了——“法身卫星频道”24小时循环播出。而它下辖的法身开放大学是一所远程佛学院,与牛津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台湾玄奘大学及世界各地的十所高校都曾开展国际性佛法学术交流活动。法身寺在美、英、法、德、阿联酋、南非等全世界20多个国家设立分院或修行中心。由于国际影响力巨大,法胜法师和法身基金会还因此获得了泰国参议院奖章、印度甘地和平奖等诸多国际荣誉奖项。

未来走向要看政府决心

泰国警方6月16日首次搜捕法胜法师暂告一段落之后,有关各方各执一词继续展开激烈嘴仗,抢占舆论制高点。

法政大学朱拉蓬国际医学院讲师玛诺医生曾经是法身寺的信徒,后来变成法身寺的坚定反对者。他在17日表示,法身寺不应该成为法外之地,他甚至质疑调查厅是真心要进行抓捕还是在演戏。玛诺对法身寺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两点:住持一言堂、善款不透明。玛诺称,寺庙一向没有公开收受的捐款数字,容易发展成为无人监管地带。

然而,法身寺的新闻发言人宣称,法胜法师从来没有为自己使用过善款的一分钱,而是把善款都用来建设寺庙了,法身寺面临官司将极大地损害泰国的佛教,因为如果善款都需要公开的话,那么所有僧人都可能面临同样的指控。

泰国佛教徒联合会16日也专门发表声明,认为调查厅尽管有搜捕令,也不适合进入法身寺,因为缺乏对寺庙和佛教的尊重。面对外界压力,该组织针锋相对地指出两点:善款机制不应被挑战,僧人和佛教不应被质疑。

众所周知,泰国近90%的民众信奉佛教,几乎每个成年男子一生中都要出家一段时间,寺庙与人们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等人生大事息息相关。所以,僧人和寺庙在泰国也一向享有特殊地位。而寺庙收受的善款和捐赠从来也是一笔不对外公开的账。在法身寺所涉及的洗钱案中,特别案件调查厅厅长帕实指出,被卷入其中的并不仅仅是法身寺,还有六七个僧人团体都与空盏信用社有牵连。

尽管涉及寺庙的案件冲击着人们的观感和底线,但是面对成千上万的追随者和信众,泰国政府和警方不得不因顾虑可能引发的动荡而小心行事。

总理巴育一边表示“该逮捕的时候就逮捕”,一边呼吁调查厅要谨慎对待。司法部长派汶17日表示,妨碍抓捕说明法身寺在以身试法,这必将给法身寺带来负面形象,也损害了泰国老百姓对法身寺的感情。他呼吁泰国民众做出正确的选择,看看究竟应该站在法律这边,还是去同情那些违法者。

围绕法身寺的这场大戏尚未结束,结局走向要看泰国政府究竟下多大决心、用多大力度来解决。当然,正如泰媒所评论的,既不要自以为是地认为寺庙全然是干净之地,也不可以想当然地认定僧人就都内里藏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