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称资本没有加速流出中国 专家:实际要看资本账户

作者:佚名 来源:央广网财经
2014-09-26 10:24:00

  【导读】外管局最新表态,资本没有出现明显流出迹象,不该把所有形式的套利都视为坏事。经济之声:面对新形势,外汇管理需要新思维。

  央广网财经北京9月2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最近的外汇市场上,有点“草木皆兵”的节奏。今年二季度以来,随着每个月结售汇数据以及使用外资数据的发布,关于中国资本加速外流的猜测一直在市场蔓延,甚至有外媒把中国大陆资本外流管控和澳门博彩业运营联系到了一起。

  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司司长郭松昨天在2014年第三季度外汇管理局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年结售汇顺差呈不断缩小趋势,并不能表明资本在加速流出,而是由于企业基于对人民币汇率走向的判断,更愿意持有外币的表现。资本项放开正在审慎有序推进,部分企业今年面临的外币负债风险还需企业利用避险工具应对汇率风险。

  另外,针对可能在10月份开启的“沪港通”这一资本项目开放试验是否带来套利风险,郭松说,如果两地股市存在差价,“沪港通”这一机制能够把这个差价套平,这是市场化比较充分的表现,不应该把所有形式的套利都视为坏事。

  数据摆在那里,但对于资本到底是流出还是流入,一直都有争议。可以肯定的是,人民币汇率现在已经趋向均衡合理水平,这种状态下,跨境资金流动出现有进有出的双向波动会成为一种新常态。而面对新常态,外汇管理也需要新思维。

  从“今年年初面临较大的资本净流入压力”到二季度的“资本流动呈现偏流出压力”,再到三季度“结售汇顺差呈不断缩小趋势”,中国的外汇收支形势不断上演“过山车”般的走势。这很大程度上受到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常态化的影响,面对这种新形势,外汇管理需要怎样的新思维?我们请进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

  经济之声:外管局的表述是,在目前的汇率、利率条件下,市场主体更多地采取了外币配置资金的方式,而不能简单地借此对资金流出、入趋势作判断。“市场主体更多采取外币配置资金”,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张建平:这个意思就是说现在的很多企业也包括很多居民,过去可能特别愿意去银行结汇,也就是说他把外币都换成人民币了,然后等他需要美元的时候再去银行换,再换这个美元回来,他还合适,为什么?因为过去有相当长一段时期,人民币呈现一个单边升值趋势,这样的话就给了企业和居民非常大的便利,但是由于最近这一段时期美元明显走强,而且在最近这一阶段,人民币兑美元也改变了单边升值的趋势,变成了有升有降,这样就给了居民和企业兑换美元的信心,他们就愿意更多来持有美元。

  经济之声:不仅外管局强调不能简单对资金流出、入趋势作判断,中国资本并未加速外流。几天前,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也也说过,“资本正在加速流出中国”没有数据支撑。市场为什么会对资本流出不断猜测甚至产生恐慌?

  张建平:我个人理解在现在这个市场当中确实有一些现象,会使得很多市场主体有这样一种猜测。比如从去年到今年有很多著名海外的房地产商,他们在内地大量抛售了一些房产和资产,另外现在中国有很多内地富豪,他也有海外移民和海外投资加速的趋势,再加上很多中国人也喜欢到海外去购房置业等。这些会给市场一种印象,好像资本在加速流出中国。但实际上要看资本账户的收支平衡情况,中国现在资本是一种大进大出的状况,每年有大量资本流入,也有大量资本流出,但是我们在资本账户上看,现在基本上还是一种盈余的状况。

  经济之声:对于资本是否加速流出的讨论还涉及到了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当前,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是否依然强劲?

  张建平: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可能跟过去比还是有变化的,过去中国主要作为生产制造中心,比如通过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行政审批程序,包括给予外资很多优惠政策,最后吸引很多外资在中国生产制造。但是今后中国将会逐渐对外资给予国民待遇,税收是一样的,不再给予优惠政策,而且中国现在还在择商选资,中国未来靠什么对外资有吸引力呢?首先,中国未来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同时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中心。在这样一个市场和制造中心当中,随着中国服务业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吸引外资的前景是非常好的,特别是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在中国的投资,空间和潜力都是非常大的。另外就是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和高附加值的农业,还有特色农业在中国仍然有很大的投资空间,所以未来我们对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是非常有信心的。

  经济之声: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司司长郭松还提到了“沪港通”这一资本项目开放试验是否带来套利风险,指出不应该把所有形式的套利都视为坏事。应该如何把握好资本账户开放与资本流动管理之间的平衡?

  张建平:沪港通是资本账户开放的一个非常重大的进展,从目前已经公布的方案还有试验来看,它会从交易制度的设计,、风险控制,包括跨境的资本流动,都采取了一系列的控制措施。所以它的风险应该是可控的,当然在资本流动管理方面实际现实的情况是非常复杂的,在这个情况之下,肯定会对外汇的管理提出一个新的课题,甚至有可能有些潜在的问题现在看不到,最后等沪港通真正实施才能发现的问题。但是在目前这样一个新的制度下,就是现在的这种试验的设计框架之下,风险还是可控的。

  经济之声:综合我们讨论的新形势,外汇管理需要怎样的新思维?

  张建平:中国过去是在外汇短缺的时代,当时对外汇的监管是非常严格的。现在其实中国变成了一个外汇相应比较宽松的时期,中国的外汇监管重点已经是转向对外汇的管理还有资本的流入流出,它是实施一种风险管理。也就是说重点监控那些异常的,可能会有风险的资本流入和大量外汇的流入流出,它都已经变成一种非常常态化的一个趋势,这是一个特点。未来中国下一步资本账户会逐步开放,而且时间应该越来越近,结合资本账户开放,外汇管理是必须要研究和制定新的外汇和资本的管理模式。最后,因为中国现在的外汇储备规模是非常庞大的,中国的外汇资产也变得越来越庞大,中国外汇管理是要充分利用好外汇资产,来促进中国的对外投资,同时也促进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

  其他观点:

  《金融时报》评论:资本账户开放降低了国际资本进出一国金融市场的门槛,也加大了国际投机资本套利的风险。在资本账户开放条件下,国际投机资本在一国金融市场上的套利活动往往会助推信贷和资产泡沫,并由此加剧金融系统性风险。在防范这一类型的金融风险上,既有的金融监管工具往往捉襟见肘。

  尤其是当国际投机资本绕过金融机构在一国金融市场上快进快出时,诸如流动性覆盖率和逆周期缓冲资本等监管措施均不能对症下药。此时,极具针对性的资本流动管理,恰好可以通过“往快速运转的车轮中掷些沙子”来堵塞监管的漏洞,从而阻隔资本套利风险向整个金融体系的传染,将资本流动管理作为宏观审慎管理工具的有效补充。

  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资本流动管理工具体系的搭建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是至关重要的。然而,随着金融一体化程度不断加深,资本流动管理工具的效力将受到一定影响。因此,新兴经济体应未雨绸缪,统筹规划,在完善资本流动管理的同时,加快经济结构改革,改善经济质量,增强实体经济应对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的弹性。

外管局称资本没有加速流出中国 专家:实际要看资本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