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访德或缓解德国促增长压力

来源:腾讯财经
2014-10-10 09:36:04

  金融危机六周年之后,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的主题终于从如何应对危机,转向如何开创未来。在全球需求疲软,借贷成本低的经济环境下,IMF开出的促增长药方是“发达国家应当加大基础建设”,矛头指向欧元区的经济引擎——德国。面对国际社会压力,德国是否会允许欧元区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或者加大基础建设投资,是此次IMF年会的重点议题之一。

  IMF督促德国增大基础建设投资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表示,德国出口远高于进口,通过增加基础建设项目投资不仅可以帮助德国进行经济结构调整,而且能够提振欧元区整体经济,是实现双赢的良策。IMF最新贸易数据显示,德国已经取代中国成为全球贸易顺差最大的国家。利普顿表示,“欧洲可以变得更好”,而前提是德国需要改变财政政策,有切实可行的促增长策略。

  对此,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回应道,“德国会听取IMF以及多方的意见。但是IMF的建议往往偏重普遍性,而德国以及欧元区的财政政策需要依据具体的情况来制定。德国不是美国,也不是日本。如果目的是欧元区整体的繁荣,那么欧元区应该共同行动。”

  原美国财长,现任哈佛大学教授的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一方面表示理解德国财长的立场,认为,如果德国不在财政预算上坚持原则的话,那么欧元区可能会债务失控。但劳伦斯同时建议,在极端的经济环境下,欧元区应该尝试不同的增长策略。而劳伦斯所说的极端环境就是,欧债危机以来欧元区长期处于“低增长,低通胀”的怪圈。德国所提倡的紧缩财政政策解决不了经济增长的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本周警告“欧元区有40%的机率陷入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三次衰退”,而更让人担心的是德国工厂订单8月大跌5.7%,为5年来最大跌幅。德国的减速进一步打击投资人对欧元区的信心。

  德国强调促增长应依靠欧元区共同努力

  原鲁比尼研究院主任,现任国际战略咨询公司Beyondglobal CEO的德国经济学家桑德拉(Sandra Navidi)对腾讯财经表示,不能光从经济学的角度考虑问题,德国财政政策转向将面临巨大的选民压力。而德国普通民众的心结就是,德国已经花了很多钱在拯救欧元区上,这部分资金被德国人认为是高风险的,而欧元区其他国家却不愿意放弃部分社会福利,为减债做出自我牺牲。“比如,意大利的一个理发师可能一年年薪是100000欧元,希腊的出租车司机也是有劳动法去保证最低工资的,否则这些人就去抗议。德国人认为这不合理。德国的观点是你每个国家必须自己清理门户,可以增加本国富人的税收,不能总是找我来买单。”

  桑德拉表示欧元区已经陷入“节俭悖论”,也就是在经济衰退时,各国都在省钱,没有人花钱,经济只能停滞不前。在这种环境下,IMF所建议的通过增大基础建设投资拉动增长,值得一试。但是,“德国是非常坚守原则的,如果法律是这么规定的,我们就按照法律规定好的路线去实施。不象美国相对灵活,可能更愿意去尝试不同的政策。另外,德国不仅是公共板块不愿意投资欧元区,而是私人板块,德国富人的家族办公室也不愿意投资欧元区。这点上,德国人的魄力远不如中国人。”

  李克强访德或缓解德国促增长压力

  在欧元区陷入欧债危机期间,中国企业对欧洲投资节节攀高。由国企带队,中国私营板块也在投资潮中表现积极。根据德银的统计数据,2010年中国在欧洲的直接投资总量突破61亿欧元,而到2012年末中国在欧洲的投资量就翻了4倍左右,约250亿欧元。

  “中国的投资对欧元区很重要,”桑德拉在谈到中国总理李克强的德国之行时表示,德国媒体很兴奋,普遍期待中德高层会谈会带来更多贸易大单。“在全球需求疲软,俄罗斯地缘政治风险影响欧元区投资信心的大环境下,中国总理访问德国表现了中国对贸易伙伴的姿态。”

  “我们都知道中国对德国的高科技技术很感兴趣,德国有可能会改变态度,在一些领域做进一步开放。但是,贸易也是互惠互利的,中国不应期待德国过快放开。”

  (腾讯财经 康路 发自华盛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