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只基金“搭高铁”41天浮盈36亿元

作者:赵学毅 来源:证券日报
2015-03-09 08:50:00

  本报独家发现,中国南车、中国北车股价强劲上涨的同时,基金等机构资金出现集体撤退现象

  3月9日,对中国南车、中国北车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两公司合并方案将提交股东会审批。此前(3月5日晚间),两公司双双公告称,合并方案获国资委批准。二级市场对这场两家制造企业的合并充满着期待,2只股票复牌后的短短41个交易日,股价均实现倍增;从中挖得第一桶金的是33只基金,同期浮盈超过36亿元,长城品牌优选更是凭借2只股票第一重仓基金的身份斩获19.31亿元的浮盈。

  “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正式宣布合并,我们觉得央企改革的高潮真正来临了。”有基金分析师对《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表示,“投资嗅觉敏感的公募基金积极布局央企改革,既是这场改革的推动者也是改革红利的受益者。”

  南北车合并终定股价翻番

  3月5日晚间,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分别公告,国资委原则同意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合并。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合并方案将于本周一(3月9日)提交股东会审批。

  其实,早在去年底,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发布公告称,两公司的合并方案已分别取得两家公司董事会审议批准,中国南车吸收合并中国北车。2014年10月27日起,两公司同时停牌,直到2014年12月31日同时复牌。

  伴随着“分久必合”的预言成真,2只股票强劲上涨。

  基金130指数样本股中有4只今年以来股价翻番,分别是中国南车、全通教育、中国北车、国信证券,其中,中国南车以113.79%的涨幅居首,中国北车则以103.10%的涨幅居第3名。《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进一步观察,130只样本股涨幅前10名仅有3只主板股票,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占据2席;2只股票2014年12月31日复牌当天均涨停,进入2015年均又经历了5个涨停板。近2个交易日(3月5日、3月6日),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分别累计上涨15.11%、15.45%,再度领先基金重仓股榜单。

  33只基金41天浮盈36亿元

  通过分析基金2014年四季报重仓股明细数据发现,共有22只基金持有中国南车22213.04万股,持股市值合计14.70亿元;共有30只基金持有中国北车23384.48万股,持股市值合计17.09亿元。不过,绝大多数重仓中国南车的基金同时还持有中国北车,最终有33只基金合计持有2只股票的市值达31.80亿元。

  在复牌后的41个交易日里(2014年12月31日至今),中国南车上涨135.17%,股价由5.80元涨至目前的13.64元;中国北车则上涨123.57%,股价由6.45元涨至目前的14.42元。若基金持仓量不发生变化,重仓中国南车的22只基金持股市值由14.33亿元猛增至上周末的32.03亿元,账面合计浮盈17.70亿元;重仓中国北车的30只基金持股市值则由13.56亿元猛增至上周末的31.90亿元,账面合计浮盈18.33亿元。据此估算,33只搭上“高铁”的基金从中浮盈36.04亿元。

  长城基金旗下由杨建华执掌的长城品牌优选,在去年四季度虽对中国南车、中国北车有所减持,但仍为两股的第一重仓基金,截至停牌时持有两股市值分别为7.80亿元、9.31亿元,占基金净值比例分别为5.32%、6.34%。随着2只股票复牌后的股价翻番,长城品牌优选从中国南车、中国北车身上分别浮盈9.35亿元、9.96亿元,合计浮盈19.31亿元。在中国南车、中国北车的这场合并过程中,长城基金杨建成功挖得第一桶金。

  不过,自2014年12月31日以来,长城品牌优选回报率为10.93%,在可对比的417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中排名第264名,居同类中下游水平。而在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停牌期间(2014年10月27日至2014年12月30日)长城品牌优选回报率为23.64%,在可对比的407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中排名第70名,居同类前1/5。“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复牌后的大涨,并未直接刺激第一重仓基金长城品牌优选的业绩,或许该基金已经大幅减持这2只股票,基金持仓市值占净值进一步缩小,无法有效提升净值。”上述基金分析师认为。

  基金等机构集体获利出逃

  从资金流向上看,上述基金分析师的推断最终得到印证。中国南车、中国北车股价在强劲上涨的同时,伴随着的却是机构资金的集体撤退。据WIND资讯“资金流向”数据,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复牌以来均出现筹码松动迹象,资金分别净流出73.19亿元、35.92亿元,同期金额流出率分别为4.38%、2.77%。

  来自同花顺大单(主力)数据显示,近30个交易日,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均有20天出现大单(主力)资金净流出,其中1月19日(下跌2.51%)大单资金净流出中国南车20.70亿元。

  在龙虎榜上,我们同样看出机构席位对2只股票的抛售趋势。1月6日,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均现涨停板,中国北车前五大卖出交易营业部中有2个席位为机构专用,合计卖出金额占总成交比例为14.60%,中国南车前五大卖出交易营业部中也出现1个机构专用席位,卖出金额占总成交比例为4.44%,且2只股票当日前五大买入交易营业部中均未出现机构席位的身影;1月9日,中国北车仍涨停,前五大卖出交易营业部中有4个席位为机构专用,合计卖出金额占总成交比例达14.11%,而前五大买入交易营业部中并未出现机构席位的身影;1月16日,中国北车仍涨停,前五大卖出交易营业部中再次出现1个机构专用席位,卖出金额占总成交比例为1.38%;1月20日,中国南车涨停,前五大卖出交易营业部中出现了沪股通专用及机构专用席位,分别卖出1.65亿元、1.11亿元,占成交额比分别为2.01%、1.36%;2月2日,中国北车跌停,机构专用、沪股通专用席位出现在卖方前五大交易营业部中。

  “若按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复牌以来的资金净流出数据估算,基金或集体撤离了2只股票。”上述基金分析师进一步表示,南北车整合涉及铁路改革、国企改革以及海外拓展等领域,多个概念交叉、不确定因素也会增加,再加上日前市场质疑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涉嫌内幕交易的问题,已经令基金等机构望而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