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和英国脱欧难题之中的简单内核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15-05-19 18:06:00

  英国《金融时报》5月18日发表文章,有关内容摘译如下:

  希腊和英国所涉及的欧洲问题并非先天的困难。

  欧盟面临的问题有两大类别。一是那些确实难以解决的问题,如地中海难民危机以及欧元区内部经济失衡问题。还有些问题,理论上很容易解决,但实施起来却很困难。第二类就是希腊和英国脱欧问题的讨论。

  使用技术手段,英国的问题是可以通过深层次整合欧元区其他成员国的权力下发,从而优雅解决问题。希腊解决方案则需要更多的横向思维,但也不是非常困难。希腊要在欧元区重振繁荣,只需解决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雅典需要承认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如果你真的想被锁定诸如德国和芬兰这些国家的货币联盟之内,你需要变得更像他们。

  其次,希腊财政部长认为,欧元区成员国必须接受一些经济事实——所有的表达需要是准确的。他们应该首先认识到财政紧缩是一个灾难。他们也应该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债务的可持续性。2012年,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起草了最新的希腊贷款计划,他们首先基于未偿债务做了一些过于乐观的假设增长,然后计算所需的国家财政盈余,用以偿还债务。把盈余包含在计算之内,使得他们不得不做全部的调整。麻烦的是,如果增长假设被证明是过于乐观,盈余的增长会被随之放大,这就是发生在希腊的问题。

  成熟的办法是扭转这个过程。以年度偿债金额为基础,然后找出你可以偿还多少,你无力支付的,你可以不支付,可以免责。

  虽然前两个需求是基于识别,最后一个基于行动。也许希腊可以单方面违约,但要以一种合作的方式。希腊力所能及不要拖欠它可以偿付的。不是所有债权人都可以违约,而是只选择必要的违约,将损失降至最小。

  如果希腊违约,希腊政府必须在硬预算约束下运行几年,这不会是个轻松的选择,但希腊由此将重新获得一些经济主权债权人。

  通过谈判是难以取得好的结果。欧盟的规定使得债权人之间的不同利益回旋余地很小。例如,欧洲央行解释欧洲法律的方式是违法的,因为其书面参与了所有债务重组谈判。在欧洲,没有法律阻止政府违约。所以,欧洲央行亏损和违约就是合法的。但有些时候,因协议导致的欧洲央行亏损则是违法的。

  打破这个僵局,采取某种程度开明的单边主义是必要的。这将有助于债权国通过熟悉的程序走出当前困境。也使得债权人甚至可能最终进一步帮助希腊复活银行体系,或者至少允许欧洲央行为他们做这件事。在内心深处,欧元区领导人知道,希腊离开欧洲是不符合他们利益的。希腊人也想留在欧元区。

  卡梅伦如能尝试更灵活的方式与欧盟伙伴打交道,而不是仅提交长篇的愿望清单,英国与欧盟关系也许会取得长足进步。英国的问题如同像希腊一样,没有先天的困难。他们只是天生缺乏专注和思维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