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归来话债务之一:希腊真的很穷吗?

作者:周东耀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5-07-08 09:21:43

  ——希腊归来话债务之一

  六月中旬有机会去了趟希腊,收获真不少:一是澄清了许多关于希腊公共债务的疑团,二是游览了这个世界文明古国,知道了人类历史的一些来龙去脉。

  我们到达雅典时天已朦胧,朋友接我们到城边的一家宾馆,说是三星级,简直就像是城镇的招待所,第一印象就不好。第二天早早起来,想领略下雅典的爱琴海风光,可我见到的满目是四五层火柴盒式的居民楼,道路狭窄,铺面凌乱。上午去了市中心,除了议会大厦附近的宪法广场四周几条街有些像样的房子,整个雅典真说不上是欧洲端庄大气、美丽整净的首都,有近400万人口的雅典显得陈旧、拥挤,一些地方还很脏乱。雅典在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了她的“雅号”。

  朋友见我疑惑,就解释说,希腊位于巴尔干半岛,全国面积不到13.2万平方公里,也就是安徽省那么大,人口不到1100万,耕地面积只有23%,橄榄和橄榄油是其最著名特产,其它山地因为土壤贫瘠偏酸不宜种植,所以是西欧比较穷的国家。希腊绿化也差,是典型的巴尔干半岛植被,几乎没有规模较大的现代工业和先进科技,工农业生产总值约占GDP的30%。但是希腊的海洋资源极其丰富,风景如画的一千多个岛屿,去年旅游者人数多达2200万人次;海岸线长达一万五千多公里,有40来个机场;服务业收入占GDP的三分之二左右,从业人员占就业总人口的60%多。此外,希腊的商船数占欧盟第一,世界第五,总吨位数占世界的18%,欧盟的一半。我也纳闷:希腊毕竟属发达国家,人均GDP也有22000美元,是中国的三倍多,在欧盟28国中排名第12,在全世界近200个国家和地区中也名列37位,那么怎么会欠那么多债?怎么会还不起呢?

  访问期间,我们还有机会与希腊的有关学者、专家和官员进行了长时间的座谈,他们之中不乏国内和欧洲的经济专家、国际法学家、国际关系学家,他们大部分人就还债问题总是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也有人认为当年做假账导致了今天很多问题,不该参加欧元区,没有了本国的货币德拉克马,不能贬值,出口价格无法由本国控制;也有人提到要大力发展旅游业,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很多人还说非常喜欢和中国交换留学生,或让中国学生来读硕士、博士。但当我们提到远水解不了近渴、怎么解决眼前的债务时,他们却说他们也不知道,那是政府的事。比雷埃夫斯大学一位女教授在回答还债措施时别出心裁地说:“我们准备多生孩子,让人均负债率可以降下来。”

  在著名的议会大厦旁边不远,我们还会见了希腊外交部的国际经济关系秘书长。当他递给我们名片时,我一看就笑着跟他说:“哦,你也姓齐普拉斯呀?”他没有直接回答,说他明天就去北京,我心里咯噔一下。后来我想,2010年1月,希腊方面就否认过和中国达成了购买债券的协议,我想这次更不会了,心里也就踏实多了。后来我们接触了一些比较熟悉的朋友和非希腊人,他们的许多解释帮助我们理解了不少问题。希腊政府现在可能确实没有很多钱,是个典型的“国穷民富”国家。个中原因很多,主要是历任政府的错误政策和部分民众的心态。希腊也不是没有钱,钱都在富人手里,两极分化极其严重。

  比起严谨勤劳的德国人和富有创意的法国人,希腊人是差些,他们一年拿14个月工资,但有的下午二、三点钟就下班;退休时间比欧盟其它国家也早好几年,失业率占劳力的四分之一以上,尤其在年轻人中很普遍,很多人跑到西欧国家去工作。据说默克尔访问希腊时看到雅典满大街的人(其实大部分是游客)晒太阳、喝咖啡、年轻人游手好闲时一脸愠色,坚决主张希腊要实行“紧缩政策”,把救助同全面改革挂起钩来!但几届政府也振振有词:紧缩就是要降低普通职工工资和退休金,要多收税,涉及几百万人,失去选票,政府要垮台。

  (作者为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周东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