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公投狂欢之后仍要面对残酷现实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15-07-14 17:25:00

  《经济学家》日前载文称,在本周日希腊公投中,反对向债权人屈服的声音压倒多数,人们获得了一个释放情绪的短暂机会。不过,希腊人在狂欢之后仍要面对每日柴米油盐。由于政府继续实施资本管控,希腊的进口公司无法正常开展业务,一些企业则开始囤积居奇,希腊国内商品短缺日益加剧,其中药品短缺情况尤其让人担心。政府应对危机不力已使希腊经济蒙受严重损失,并使希腊国内出现人道主义危机。希腊银行系统千疮百孔,左翼激进联盟缺乏改革愿意和能力,希腊除了依靠欧元区救助以外别无选择。文章编译如下:

  一、周日公投让希腊民众暂时释放不满情绪。在此次投票中,超过61%的人对紧缩政策说“不”,人们纷纷涌上街头彻夜狂欢。一位雅典市民说,“我们厌倦了所有事情,包括所有谎言,包括向富人付赎金,包括这么多年的苦日子,尤其是年轻人的遭遇”。面对国际债权人,执政的激进左翼联盟采取强硬立场,希腊的年轻人给予了倾力支持。周日公投加强了齐普拉斯在希腊国内的执政地位。凭良心说,在一个年轻人失业率超过50%的国家,人们确实已有很长时间没碰到什么可值得祝贺的事了。不过,就象酒喝多了第二天早上会头疼一样,希腊人狂欢之后面对的依然是残酷现实。尽管反对者阵营在周日公投中大获全胜,却改变不了希腊经济一团糟的事实。

  二、政府应对不对使希腊危机持续恶化。自从齐普拉斯6月26日宣布公投后,希腊就实施了资本管控。希腊的银行大门至今紧闭,老百姓每天只能从提款机提取60欧元。随着小额钞票的告罄,不少人实际上只能取到50欧元现钞。更有甚者,不少提款机中已被提取一空。希腊企业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在资本管控下,希腊政府禁止外国银行转账。希腊的银行信用在他国不再被接受。依靠国外信用从事进口的希腊公司很难开展业务,而希腊公民在国外旅游时发现他们的银行卡在境外不能再使用。目前,食品、药品短缺情况已经出现,而且还出现了抗癌药品的黑市。希腊全国所需药品几乎全靠进口。政府的资本管控让全国银行系统运行突然中止,不少国外药品供应商由于收不到货款而中止了供货。今年1月,激进左翼联盟开始执政后,本来势头向好的希腊经济复苏出现了阴影。时到今日,希腊经济复苏可以说已基本泡汤了。希腊全国商业联合会的调查显示,自政府实施资本管控以来,希腊国内消费缩水了70%。企业开始囤积商品,主要日常用品出现短缺。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出现这种情况都是很要命的。由于希腊政府坚持强硬立场,欧央行宣布继续维持对希腊的紧急流动资金援助上限,同时增加作为抵押品的希腊政府债券的折扣幅度。短期内,希腊资金紧张状况将持续恶化。

  三、希腊除了依靠欧元区外别无选择。希腊没有时间了。未来数天,希腊要么向债权人妥协,从欧央行获得急需资金;要么从欧元区出局。无论出现哪种情况,其对希腊经济造成的伤害已是事实。经济发展史表明,在临时实施资本管控或减少生产供应的情况下,相关国家往往表现出惊人的适应能力。塞浦路斯2013年实施了资本管控,短短一年后即恢复了增长。英国大罢工造成了将近两周的生产中断,但其影响在一年后基本消失。脱离某个货币联盟也并非总是灾难。1978年爱尔兰脱离英镑后过得也不错。英国1931和1992年两度放弃固定汇率,几乎立即走出了经济衰退。尽管如此,经济学界认为,上述情况不适用于希腊,希腊不能够脱离欧元区。原因有三:第一,希腊政府应对危机不力已伤及经济发展预期。自从希腊实施资本管控以来,希腊旅游业订单下降了三分之一。旅游业产出占希腊GDP的六分之一。夏季是旅游旺季,而当前危机可能最早要等到7月份才能告一段落。这种迎头一击对希腊经济的伤害是沉重的。第二,希腊不具备健全的银行系统。一些国家能从生产临时中断或放弃固定汇率中迅速恢复,靠的是本国稳健的银行系统,能为经济复苏提供所需资金。希腊银行系统由于资本管控和资金逃离而濒临崩溃,很难再为经济发展提供资金。第三、希腊现任政府缺乏改革意愿和能力。如果希腊脱离欧元区后,能迅速实施经济改革,同时开展有效的宏观调控,那么希腊有可能避免最坏情况,并迅速实现复苏。不过,希腊左翼激进联盟是否有意愿和能力开展上述行动,外界普遍持怀疑态度。不管希腊的政治前景如何,希腊目前的经济困境还要持续一段时间。